152期曾道人 > 絕世殺神 > 第一千九百九十二章 舉手之勞

曾道人2019年特码免费:第一千九百九十二章 舉手之勞

作者:九龍真氣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一秒記住【筆趣閣 152期曾道人 www.hmhyj.icu】,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第一千九百九十二章舉手之勞

    “可惡,實在可惡……”宋圓聞言,氣的攥緊了拳頭,一臉的怒容,若非自己實力實在太弱,不是那俊逸青年的對手,他非要沖上去狠狠的教訓他一頓。

    “你這人,也太沒品了吧?人家姑娘不過是不愿意和你共同騎乘一騎罷了,你竟然就要動手殺人?”宮千葉眼底浮現出厭惡之色,望著俊逸青年,問道。

    眾目睽睽之下,俊逸青年的臉色越發陰沉難看,他是一個極度愛面子的人,若不然,也不會因為宋清雅不愿意和他共乘一騎,便是惱羞成怒對宋清雅出手。

    所以,此刻,在眾目睽睽之下,被宮千葉說成沒品,還被質問,俊逸青年頓時面紅耳赤,臉皮發燙,心中恨怒不已,卻是有些不敢發作,因為在他心中,能夠擁有飛行靈獸之人,必然不凡。

    “現在你怎么不殺我了?之前不是要殺我嗎?有本事繼續??!”宋清雅看出那俊逸青年有些忌憚,不敢動手,同時從之前那道虛掌的威力來看,楊裂風的實力,在這俊逸青年之上,便是毫不畏懼,有些咄咄逼人的對那俊逸青年,質問道。

    那俊逸青年本來就感覺大為丟臉了,面紅耳赤,又被宋清雅這般咄咄逼人,越發是感覺丟人至極,雙拳不由的攥緊,咬緊了牙關。

    “怎么?忍不住了,想要動手了?”見到俊逸青年攥緊了雙拳,宋清雅冷冷一笑,再次問道。

    “你……你不要太過分了!”俊逸青年實在是忍不住了,喉嚨之中,發出了一聲低沉的喝聲。

    “我過分?我哪里過分了?是我過分?還是你過分?我之前不過是拒絕了你,而且,還是婉拒,你竟然就對我破口大罵,最后還要對我下殺手,過分的人,難道不是你?”宋清雅聞言,心中也是涌動一絲怒火,怒聲喝問道,這俊逸青年,之前可是打算殺了自己的,此刻竟然還說自己過分,簡直可氣!

    俊逸青年被宋清雅懟的又是暴怒,又是啞口無言,氣的身軀都是在微微的顫抖。

    “怎么,被我說的無話可說了吧?”宋清雅雙手叉腰,瞪著俊逸青年,質問道。

    俊逸青年緊皺著眉頭,面色漲紅,一條胳膊都是顫抖,經脈之中,靈力奔涌,若是沒有楊裂風,宮千葉在此,他立馬就出手拍死眼前這牙尖嘴利,得理不饒人的死丫頭。

    “哼……”

    俊逸青年最后還是決定忍下這口氣,冷哼了一聲,便是轉身,欲要翻身上到銀光獨角馬的身上,離開這里。

    “站住,我讓你離開了嗎?”就在俊逸青年即將翻身上馬的時候,一道冷冷的聲音,突然響起。

    眾人尋聲望去,目光當即便是落在了楊裂風的身上,只見,楊裂風面色微冷,目視著俊逸青年。

    俊逸青年目光也是望著楊裂風,臉色越發是陰沉了,眉頭緊皺,說道:“閣下莫非要得理不饒人了不成?”

    楊裂風眼底泛動冷芒,冷聲說道:“你之前可是要殺我朋友的妹妹,現在連個道歉都沒有,拍拍屁股,就想離開,還有臉說我們得理不饒人?”

    俊逸青年聞言,面色陰沉如水,黑的仿佛要滴墨,深吸了一口氣,說道:“對不起?!?br />
    “你對不起的人是我嗎?”俊逸青年看都沒看宋清雅,而是對楊裂風說了句“對不起”,楊裂風雙目一凝,冷芒泛動,冷聲問道。

    眾目睽睽之下,俊逸青年的臉皮明顯隨著楊裂風的喝問,又是紅了幾度,壓著心頭的怒火,目光挪到了宋清雅的臉上,不情不愿的道:“對不起?!?br />
    “說實話,真不愿意就這樣放過你,畢竟,你之前可是要殺我的,我若是有實力,我必然要殺了你,不過,我沒這個實力,只能放你離去了!”宋清雅美眸之中,滿是不情愿,對俊逸青年說道。

    俊逸青年聞言,心中一沉,眼中泛動出不安的神色波動。

    楊裂風星眸微微一動,對宋清雅說道:“你要殺他,我可以代勞!”

    俊逸青年聞言,頓時心底狠狠一顫,面色驟然涌現出懼色,他最擔心的事情,還是要發生了……

    宋清雅聞言,頓時美眸一亮,問道:“可以嗎?”

    楊裂風淡淡一笑,說道:“正如我捎你哥一程,救你一命一樣,舉手之勞!”

    “是嗎,這么輕松嗎?那家伙可也是九星武王??!”宋清雅聞言,美眸波動,問道。

    不光宋清雅驚訝,其余圍觀之人,皆是有些驚訝,當然,也有一些懷疑。

    俊逸青年聞言,臉色青紅交加,極為難看,因為楊裂風這一句“舉手之勞”,顯然是對他莫大的羞辱。

    楊裂風淡淡一笑,說道:“他是九星武王不假,不過,只是垃圾九星武王罷了,收拾他,自然是輕輕松松?!?br />
    “你……你欺人太甚,本少倒是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輕松擊敗本少!”俊逸青年實在忍不住了,怒火噴發,沖著楊裂風,怒聲,道。

    楊裂風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弧度,嗤笑,道:“就是欺負你,怎么了?你之前不也是在欺負宋兄的妹妹嗎?欺人者,人恒欺之!”

    俊逸青年聞言,緊皺眉頭,壓下了一些怒意,想了想之后,對楊裂風說道:“你不是覺得自己比我強很多嗎?若是你三十招內,無法擊敗我,就放我離開,如何?”

    對于楊裂風,俊逸青年還不是異常忌憚,他最為忌憚的,其實是看著其貌不揚的宮千葉,因為在這俊逸青年看來,楊裂風身為不凡九星武王,身邊自是有一位實力不俗之人?;?,他擔心的是宮千葉出手。

    楊裂風聞言,立馬便是清楚了這俊逸青年心中所想,不屑嗤笑,道:“哪里用三十招,本少一招就能敗你!”

    “什么……”

    楊裂風的話,宛如一塊巨石在平靜的潭水之中,砸起大片的水花,人群之中,一片嘩然。

    “大言不慚!”俊逸青年聞言,雙目一凝,怒聲道。

    “本少從來不說大話,對付你,當真只需一招?!毖盍遜縊檔?。

    “是嗎?那你若是一招無法敗我,放我離開,敢嗎?”俊逸青年一臉怒容,問道。

    “可以!”楊裂風想都不想,直接道。

    俊逸青年聞言,雙目之中,涌動出激動之色,心中的怒氣,跟著也是消散了不少,畢竟,比起丟人,不能離開,才更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