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期曾道人 > 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了 > 第983章 體貼的好老婆

49选1曾道人:第983章 體貼的好老婆

一秒記住【筆趣閣 152期曾道人 www.hmhyj.icu】,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小琛今天沒事?”程墨安關切問。

    陸亦琛滿心思都在想,姐夫到底是怎么掌握了那么牛掰強大的技術,順便從姐夫那里偷師學藝,別說沒事,就算有天大的事,他也毫不猶豫的推出去。

    “沒事啊,今天公司不開會,手頭上的事情已經全部處理完畢,特別清閑?!?br />
    所以姐夫,吃飯這種事就讓我來作陪吧!

    程墨安很欣慰的拍了下他的肩膀,掏出車鑰匙塞他手里,“正好,Neil學校有個手工課,你去陪他,手工課下午一點到放學,你既然沒事,留在幼兒園沒問題吧?”

    陸亦琛接住鑰匙的手好像在顫抖,心臟一并顫抖,他快要笑不出來,不尷不尬的扯扯嘴角,“姐夫,手工課不是親子活動嗎?應該父母過去吧?我是舅舅,合適嗎?”

    他說自己沒事又不是為了去幼兒園做手工。

    心都碎了。

    “我和你姐都參與過Neil的親子活動,很有意思,正好讓你體驗體驗,你是他舅舅,一樣的。去吧,你大外甥在等你,車你開過去,放學送他回家?!?br />
    陸亦琛生無可戀的看向親姐,“姐,你放心讓我陪大外甥嗎?我手工很廢,萬一搞不好害大外甥被同學們嘲笑,那我不是萬死不辭嗎?”

    陸輕晚不知道什么親子活動,程墨安和Neil都沒跟她講過啊,她要是知道,肯定放下所有的工作義不容辭參加。

    可是看程墨安的表情,怎么直覺不是好事兒呢?

    于是她順水推舟,“怕什么,Neil心靈手巧學東西很快,正好讓他教你?!?br />
    “呵呵……這樣,我大外甥我信得過?!?br />
    陸亦琛無法拒絕,只好接下艱巨任務。

    盡管他心知,姐夫估計給他挖了個坑。

    ……

    走出警察局,費子路眺望高遠的天空,感慨萬千,“自由啊……自由真特么是好東西!”

    葉知秋沒好氣的埋汰,“下次要不要繼續打人?再體驗一下自由的美好?”

    費子路回頭看警察局的大門,心有戚戚然,“算了吧,我下次決定用沒有硝煙的戰爭!弄死壓丫個老混蛋!”

    盧卡斯點燃了香煙,抽一口,緩解自己被記者鬧哄哄吵的耳朵疼,“怎么?打商業戰?爭奪他的市場份額?還是準備黑進他的股市,任道遠的幾個公司都在美國上市的,底氣很硬,你最好別作死?!?br />
    費子路擰緊了眉頭,想著幾個可以嘗試的辦法,但任何一個都不太成熟,萬一失敗了,非但弄不死任道遠,還會給自己找麻煩,甚至賠上自己的身家性命。

    “老程,你跟任道遠還有商業往來嗎?”

    盧卡斯給程墨安也點燃了一支煙,想著他抽煙挺猛的,這會兒肯定想來點兒,可遞出去,他沒接。

    陸輕晚彎彎大眼睛,笑了。

    盧卡斯貌似明白了什么,訕笑著把香煙塞回紙盒。

    “任道遠的主要業務在國外,主要的金錢來源在賭場,我跟他能有什么往來?”

    這語氣里,可是滿滿的排斥。

    費子路抓抓頭皮,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道理,揚天頓足,“靠!我特么太慫了,要是追個女人都得讓兄弟幫忙,還算什么男人?任道遠再孫子,再流氓,我費子路一樣有辦法!”

    葉知秋很不給面子的來了句,“至少你比他年輕,你好好鍛煉身體,保證充足的睡眠,把他熬死,世界就是你的了?!?br />
    盧卡斯手動點了個贊,表示媳婦兒的主意非常棒,有可行性。

    陸輕晚厚道的鼓舞,“或者,你的主要矛盾,不是獲得美人芳心嗎?她要是一心一意愛你,什么牛鬼蛇神都不是問題?!?br />
    費子路愧疚的低頭,看皮鞋上的污泥,“今天我的形象算是徹底毀了,沒臉見她。嫂子,我的戲份往后推幾天吧,我得冷靜冷靜,順便淡化小晗晗對我的惡劣印象?!?br />
    陸輕晚嗤地笑出聲,“恐怕來不及了?!?br />
    “費少……”

    紹雨晗站在日光下,穿著軍裝戲服,臉上一層汗水,看到費子路,急切的喊他,又忌憚周圍的人身份特殊,沒敢上前。

    看樣子是拍完戲急匆匆過來的,妝容花了,順著汗水流淌的方向往下,濡濕了胸前衣服。

    “……??!”

    小晗晗???

    費子路跟見了黑白無常似的,眼睛瞪的快要飛出。

    “嗖——”

    費子路沒回答,反而撒腿就跑,一眨眼的功夫,人跑的影子都看不到。

    紹雨晗被費子路的過激反應,給弄的不知所措,她尷尬的搓搓手,“陸總,我可能來的不是時候,那我先回去了?!?br />
    兔子一樣逃掉的費子路,也超出了陸輕晚的預料,這個家伙太沒出息了吧?至不至于?

    “你誤會了,他不是不想見你,這家伙有偶像包袱,造型太差了不想丟面子,你等他一會兒,讓他緩緩,要是實在不行,你先回去,改天找個機會再說?”

    紹雨晗點點下巴,“嗯,我等他,他要是不想見我,那就改天?!?br />
    眼前明燦的陽光下,紹雨晗眼圈通紅,顯然哭過,陸輕晚心疼的環抱她的肩頭,湊到她耳邊輕聲道,“小晗,一定要看清楚自己的內心,知道嗎?想想自己想要什么?!?br />
    紹雨晗訥訥嗯了聲,“謝謝陸總,都怪我?!?br />
    她要是跟費子路再說的清楚點,不讓他抱有期待,也許就不會憤怒的打人,她要是跟任道遠說清楚,兩人不再糾葛,或許她就不會再對她有任何舉動。

    今天她來,是想跟費子路徹底了斷的。

    然后,她再跟任道遠徹底劃清界限,以后她誰也不愛,一心一意奮斗自己的事業。

    葉知秋撇了撇頭,轉移話題,“白若夕在哪個監獄呢?你們去看過她沒?”

    “她有什么好看的?你要是有那個心情,不如周末咱們回家,吃我媽做的紅燒肉?”盧卡斯二話不說,拉著葉知秋撤離。

    紹雨晗乖乖等在那里,對陸輕晚道,“陸總,程總,你們去忙吧,不用管我?!?br />
    程墨安牽起晚晚的手,“找我什么事?咱們路上說?!?br />
    陸輕晚差點忘了,她來找老狐貍,是為了催眠,“哦!好?!?br />
    程墨安的車給了小琛,兩人回去時,用晚晚的車,程墨安到駕駛席,宣傳車鑰匙,引擎轟鳴的同時,車載音響被他碰到,突然唱了幾句高音。

    “死了都要愛,不淋漓盡致不痛快?。。?!”

    高音來的太迅猛,程墨安本能的鎖了鎖眉頭,切換下一首。

    陸輕晚在副駕駛,歪頭往他臉上貼,呵呵呵傻笑,“程大叔,你不喜歡這種???”

    程墨安不喜歡太燥的音樂,尤其撕心裂肺的高音,“還可以,我開車傾向聽輕音樂?!?br />
    “好噠!那我給你換一首?!?br />
    晚晚鏈接了手機藍牙,音響緩緩流淌輕音樂《南城花已開》。

    氣氛清爽舒適許多。

    程墨安含笑揉搓她的發頂,“我體貼的好老婆?!?br />
    陸輕晚嘿嘿受用,“老公,這種輕音樂,是不是很適合用來做催眠???”

    車輪轉動,伴隨輕音樂和空調的和風,程墨安愜意的笑笑,“你想現在睡覺?”

    “不是呀,我好奇嘛,想多了解一點?!?br />
    “可以?!?br />
    “催眠可以抹去部分記憶對吧?有沒有可能抹去全部的呢?”

    “也可以,要耗費的精力更多,需要更專業更高的催眠技術,必要的時候藥物輔助也不可或缺?!?br />
    程墨安側目,“怎么對催眠好奇了?”

    陸輕晚晃晃腳丫子,兩只手來回擺弄,“我好奇的是,被抹去的記憶,還能找回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