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期曾道人 > 豪門通靈萌妻 > 第1129章 扭打在一起,深仇大恨!

曾道人五肖中特网站:第1129章 扭打在一起,深仇大恨!

一秒記住【筆趣閣 152期曾道人 www.hmhyj.icu】,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山梔燈草起了作用,宮司嶼感覺不到痛意,盡管后背被簡易包扎的大面積傷口依舊觸目驚心,可他不由分說的狠狠給了蔣子文一拳!

    剛想落下第二拳的時候,蔣子文寒眸倏瞇,冷酷至極的當即還了宮司嶼一記上勾拳,攻擊了宮司嶼的下顎,他啐了口血在地上,不顧后背和腹部還有傷口,眾目睽睽之下,和宮司嶼不要命的扭打在了一起!

    兩個英俊萬分,俊美至極的男人,一個邪魅,一個冷酷,大打出手,不可開交,就像有深仇大恨似的,非得扒了對方的皮一樣,你不讓步,我不罷休!

    “你的女人?詭兒怎么死的,你心里沒點數嗎!”

    精瘦俊美的宮司嶼,被背脊寬闊,威武霸氣的蔣子文摁在了地上,掐著脖子,蔣子文怒吼暴厲,可怕萬分。

    但緊接著,宮司嶼毫不讓步,手指死死掐入了蔣子文腹部和后背已經被燙焦的傷口中,引得蔣子文痛苦至極,松了力,然后一腳踹開,重占上風,一頓拳打腳踢。

    見即,封錦玄、拜無憂、紀由乃、靈殤一群人瞠目接著,見著那扭打在一起不可開交的兩個男人,紛紛沖上去,費力的分開了他倆。

    “主子!勿要動怒!現在找到人皇墓才是最重要的??!”

    拜無憂擋在宮司嶼和蔣子文之間,努力規勸。

    但由于蔣子文和宮司嶼的力氣都大的驚人,費了好一番功夫,才將兩人拉開。

    “司嶼,顧全大局?!狽飩跣毆居斕母觳?,清冷規勸。

    “蔣子文!不是你說面對惡勢力,必須一致對外,同仇敵愾的嗎!你現在在干什么!感情你說的話,都是忽悠我的?”

    盡管靈殤依舊是少女形象,可她踢出一腳,狠狠踹向蔣子文的后腰,暴跳如雷,“現在已經夠亂了!你倆還打呢?要打等我姐姐真回來了,你倆打個夠!”

    流云后背的傷勢也很重,但敷了山梔燈草后,暫時感覺不到任何痛感,他是拉住蔣子文的人之一。

    數千年前,在靈詭還在,在蔣王還是戰神,在他流云還是亡靈君時,他們曾情同手足,曾一起殺入冥界,斬鬼神,立震威。

    盡管如今,蔣子文做了一些看似不可饒恕的事,可往日情分依在,流云總覺得,蔣子文還有回頭是岸,懸崖勒馬的機會。

    “想想詭兒從前和你情同兄妹,信任至極,如今她回歸在即,若是入了人皇墓,她回來了,發現你做了這么多違背道義的事,她會怎么想你?”

    紀由乃是同拜無憂一起,攔在兩人之間的人。

    她知道蔣子文消除了自己的記憶,但同時,她方才聽到了一句話——詭兒怎么死的,你心里沒點數?

    蔣子文的話聽上去就像是,自己的死,和宮司嶼有關。

    恍惚間,紀由乃茫然無措,覺得腦袋亂哄哄的。

    “趕路要緊,先喜悅和平好嗎?”

    宮尤恩雙手合十,求祖宗似的左看宮司嶼,右望蔣子文。

    自己表哥和這個蔣子文撞一塊,簡直就是火星撞地球,天崩地裂,兩個人互相仇視,互相看不順眼,而原因呢?為了女人。

    隨后,為了顧全大局,靈殤先是問阿蘿要了點麻痹痛覺神經的山梔燈草,和治療外傷的藥,給蔣子文簡單的處理了一下傷口,緊接著,沒好氣的將蔣子文的衣服,扔到了他身上,“要趕路了,一起走,趕緊!”

    蔣子文冷酷臉,高挑劍眉,又敢踹他,又拿衣服扔他,這靈殤到了這,倒是敢和他沒大沒小了起來,可尋思著昨晚他倆落難于荒山野嶺間,自己再睜眼時,竟已經和紀由乃他們匯合,必然是靈殤帶著他找到了他們,于是,兇靈殤的心思,只得作罷。

    宮司嶼甩開了一群禁錮住他的人,活動了下筋骨,陰冷沉聲道:“我不想看到他,他走最后!”

    可偏偏蔣子文不退讓,在他們一行人繼續趕路,重新朝著東南方繞道而走時,廣袤的遠古森林中,蔣子文不僅和宮司嶼比誰走得快,更和宮司嶼比起了誰用匕首砍荊棘樹枝更快。

    兩個男人,你不讓我,我不讓你,差點又打起來!

    最后,封錦玄和拜無憂實在沒辦法,只得把兩個人隔開。

    封錦玄和拜無憂時時刻刻跟隨在宮司嶼身后,防止宮司嶼一個不樂意沖上去揍蔣子文。

    靈殤和流云,還有宮尤恩,時刻盯著,提防蔣子文會不會突然拿手里的匕首扔向宮司嶼,血濺當場……

    倒是原本和宮司嶼挨在一起走的紀由乃,突然和姬如塵、當歸走在了一起,全程也沒說什么話,就是自始至終都在觀察注意著當歸的一言一行,也壓根兒不理會宮司嶼和蔣子文之間水火不容的矛盾。

    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特別的淡定。

    一群人,小心翼翼的穿梭在廣袤的地心山脈遠古森林深處,徒步大約半天的時間,最終接近了一大片仰視望去,入眼皆是縱橫交錯大峽谷的溝壑腹地中,陡峭的山壁,蜿蜒曲折的峽谷山路,壁立千仞,云煙飄渺間,蔚為壯觀。

    每每遇到分叉山路時,紀由乃都會感應到準確方向,然后指路,繼而繼續和姬如塵并肩走在一塊兒。

    沒走多久,她就沒再抱著鸞鳥云霄了。

    好幾次都將云霄塞回給當歸。

    可紀由乃眸光犀利的注意到,云霄極度不愿意接觸當歸,每每見當歸,都會大罵:“壞蛋!”

    然后撲騰撲騰的繞著她和姬如塵,飛起來十分艱難。

    興許是走累了,當歸不言不語,看似平靜乖巧,好幾次都落了隊伍,又被姬如塵給帶了回來。

    “小孩兒啊,你不覺得奇怪嗎?云霄這小破鳥,平時最粘阿呆,今天是怎么了?跟見鬼似的,一讓阿呆碰,叫的跟殺雞似的?!?br />
    顯然,姬如塵也發現了問題。

    而紀由乃回頭,發現當歸又掉隊了。

    隊伍最后,是蔣子文、靈殤他們。

    就在這時,隊伍最后的蔣子文,應該是眼尖發現了什么可疑的事,突然憤怒冷酷,寒眸狠厲的盯著當歸,將消瘦的當歸整個人提了起來,并怒喝——

    “你在做什么?鬼鬼祟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