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期曾道人 >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 第七十一章 陛下密旨

信封彩图曾道人玄机:第七十一章 陛下密旨

作者:暖笑無殤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一秒記住【筆趣閣 152期曾道人 www.hmhyj.icu】,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府尹大人幾乎是立刻的,帶了人就出了大堂,迎接了去。門外,那些個看熱鬧的人群,早就嘩啦啦跪下了。就見福公公帶著幾位太監站在門內,趾高氣昂地看著他。

    心下一凜,這傳旨的人也是有講究的,福公公這種等級,從未在府衙門口出現過……今日出現,讓人不得不覺得,他是為了這位長公主而來,他跪著,微微偏頭去看身后少女,就見福公公幾步跨前,止住了暮顏還未觸及地面的膝蓋,拖著她的手熱情地說道,“殿下,陛下跟前您都不用跪的。您這樣,若是回頭被陛下知道了,怕是要怪罪老奴了?!?br />
    “公公客氣了?!蹦貉杖崛硪恍?,起了身。

    福公公才重新走到前面,淡淡哼了一聲,恢復到了方才趾高氣昂的模樣,道,“府尹大人?!?br />
    “下官在?!?br />
    “接旨吧?!備9底?,伸手一遞,也不宣讀。府尹一怔,這般樣子,這圣旨,便是一道密旨,當下謹慎地謝了恩,接了旨。

    福公公看著他的模樣,也知道這事怪不得府尹,當下便提點道,“大人,有些人,莫要得罪?!?br />
    一怔。頓覺手中圣旨重若千鈞,必然是陛下知道了什么,才下了這道圣旨,這福公公恐怕也是知曉的,當下正色說道,“是,多謝公公提點?!?br />
    身后,太師爺上前,偷偷塞了一只鼓鼓的香囊,福公公含笑收了,轉身對暮顏行了一禮,道,“殿下,老奴還要回宮中伺候陛下,就先行回宮了。陛下說,殿下若得空了,便去御書房嘗嘗新上的雪峰?!閉饣昂苊饗?,暮顏是獲不了罪了,不用打開圣旨,府尹都知道,這是福公公在傳達陛下旨意呢!否則,若是獲罪了,哪里還能去御書房喝茶?大牢里喝茶還差不多!

    當下,恭敬地送走了福公公,帶著手下回了大堂,小心翼翼展開了圣旨,果然,圣旨之上,寥寥數字,連冠冕堂皇的格式都沒了,意思表達地格外清楚,限府衙三日之內,抓獲真兇。

    “真兇”,言外之意很清楚,不管這件事是不是面前這位主做的,不管這位主認沒認罪,她都是沒有罪的!

    府尹的頭,隱隱有些疼,大牢被毀,手下出內鬼,如今,三日之內,還要找到殺害高如玉的真兇,這樁樁件件,都讓人想要撂挑子不干??!可他……不敢??!

    皺著眉,看著紅木大椅里,一派悠然的暮顏,恨得牙癢癢,卻只能自己打自己臉,說道,“如今,大牢被毀,長公主殿下畢竟金枝玉葉身嬌體貴,和那些個罪犯關在一起,必是不妥?!彼坪趺嬗心焉?,考慮著一個兩全之策。

    邊上,太師爺“突然”亮光乍現,建議,“大人,不若這樣,長公主殿下還是回顏府,然后府衙派人看管著,等大牢中心修繕完畢,再行帶回大牢?!敝劣詿卮罄蚊?,也就是說說了,陛下的圣旨他都不用看,只聽方才福公公所言,看福公公的態度就知道,這長公主殿下,是絕對不能獲罪的,如今,怕是府尹最頭疼的,莫過于怎么親手翻了自己定的案子,還要翻得名正言順……

    府尹低頭想了想,遂沉聲說道,“如此,也好。不知……殿下覺得可好?”

    暮顏很是配合,笑瞇瞇說道,“一切聽憑大人發落?!?br />
    說得好聽!他什么時候有資格發落了她?從抓了她進來之后,將軍府世子爺來威脅他了,暮三爺手下來抓內鬼了,如今,陛下也來施加壓力了……這是一尊大佛??!他到底是為什么,聽了一個老獵戶的話,就憑著一腔熱情上門去拿人呢!如今倒好,送人回去還要送得各方都歡喜!

    這種抱怨,自然是不敢流露半分,當下“嗯”了一聲,點點頭,道,“那便如此吧。來人吶!帶長樂長公主回顏府!”

    衙役們上前,簇擁著幾乎毫不猶豫就起身出了府衙的暮顏離開,說是犯人,看著倒更像是尊貴的主子帶著一群下人們上街游玩……

    大堂上,看著這景象的府尹,偷偷抹了把額頭上的冷汗,不管是像什么,總算是把這尊大佛想著法子送走了,接下來……便是查找真兇……

    ……

    這邊,府尹愁地頭發都白了好幾根,那邊顏府,暮顏卻是回了之后也不管那些衙役怎么看管,自顧自回了院子,洗了澡,美美睡了一覺。

    一覺醒來,已至晚膳時分,于是又用了晚膳,才召來墨一。

    “說吧,你追著那黑衣人,去了哪里?”暮顏看著在自己身前垂手而立的男子,相貌普通,不茍言笑,真是很難想象,方才大堂之上,也會顧左言他地說些冷笑話。

    對著暮顏,墨一自然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哪怕他知道,這個真相,著實有些……傷人。

    他沉吟了下,說道,“謝府?!?br />
    的確,作為暗衛首領,怎么可能因為“不熟悉”地勢將人跟丟,特別是在良渚帝都,若是真的犯了這種錯誤,他還不如以死謝罪的好??墑?,謝府有些特殊,不到萬不得已,他不想告訴府尹,于是說跟丟了。

    謝府。

    “謝錦辰?”暮顏有些詫異,問道。她想過很多人,獨獨沒有懷疑謝錦辰,雖然知道謝錦辰野心很大,但她潛意識里,從未想過他會對自己下手。

    “是不是謝大人還不清楚,但謝府是跑不掉的?!蹦幌陸崧?。

    暗衛首領說話,若非百分百確定,從不打包票。既然他說了是跑不掉的,那這黑衣人,絕對是出自謝府,而很大程度上,這和謝錦辰是劃等號的。她和整個謝府有來往的,便只有謝錦辰了……

    只是,謝錦辰……你真的,已經為了野心,如此不擇手段了么?哪怕……用整個牢獄里的衙役和犯人為祭,也要讓她落實這樣的罪名?

    到底是何故?

    搖曳燭火里,暮顏墨色的瞳孔里,是燭火都照不亮的濃黑,她微微低喃——謝錦辰,莫要讓我后悔治好了你的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