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道人生肖网:第274章平安鎖

一秒記住【筆趣閣 152期曾道人 www.hmhyj.icu】,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第274章平安鎖

    “你!”

    竇大人轉頭,作揖道:“陛下,微臣懇請派人前往接應譽王殿下,一探究竟!”

    皇帝掃視全場,“如此,便由竇大人帶上一千兵馬去接應譽王吧,一定要確定譽王的情況?!?br />
    “是!”

    “退朝!”皇帝起身,李公公朗聲道:“退朝——”

    皇帝回了宮,臉上神色意味不明。

    李公公小心地伺候著,突然聽到皇帝的聲音:“李觀,你覺得譽王這事兒是齊國余孽的手筆嗎?“

    李公公打了個激靈,忙道:“老奴愚鈍,不敢妄言?!?br />
    皇帝淡淡道:“你若是愚鈍,又怎么能跟著朕那么多年?且說說吧?!?br />
    話說到這個份兒上,李公公只能硬著頭皮道:“譽王殿下這一番滅了齊國,齊國余孽設計報復也是有動機的?!?br />
    皇帝嗤笑道:“殘兵敗將,千里迢迢跑到我晉國地界設計謀害晉國王爺?”

    李公公低著頭,“這……或許是有什么路子……”

    “什么路子?分明是有內鬼!”皇帝一語中的。

    “你吩咐錦衣衛去查查,看看朕那幾個好兒子有沒有摻和這件事,還有,一定要把譽王找回來!”

    李公公心神一凜:“是?!薄?br />
    且說葉錦汐這邊,自從得知那個謠言后,表現得十分淡定,倒是叫云翹等人緊張極了。

    云翹如坐針氈,時不時就去看那個在看輿圖的女子:“嫂子,你當真沒事?”

    葉錦汐涼涼地道:“有什么事?”

    云翹道:“你真沒事兒嗎?千萬別憋在心里……”

    葉錦汐翻了個白眼,“能有什么事?怕我被那個謠言刺激到?”

    云翹和葉錦靈面面相覷。

    葉錦汐道:“就目前的情報來說,只是有人聲稱看見譽王被射殺,但具體如何并不知?!?br />
    在傳言中,譽王在一個鎮上停留歇腳,一日微服外出,被尋仇的齊國人射殺了。

    但現在的問題是,軍中沒有人能聯系上譽王已經北辰等人,仿佛是人間蒸發了一般,有人說,譽王等人的尸體是被齊國人帶走了。

    這樣的言論,其實漏洞百出。

    葉錦靈不解地問道:“這是為何?”

    “齊國已是喪家之犬,就算有余孽想要報仇,也不該是在這個檔口上?!?br />
    “現在齊國人被打得多慘?怎么可能能在這么短的時間內組合了一個足以與云翊身邊高手抵抗的隊伍?怎么可能在那么短的時間內制定了周密的計劃?他們是如何進入晉國的地界、如何來去自如沒有受到官府的追查?”

    “云翊的身邊高手如云,逐日、北辰等人也失聯了,那么多人,怎么可能憑空蒸發?”

    “若是云翊真的出了事情,有的人早就坐不住了,必定是要叫朝堂都亂了??上熱緗?,太子和百里煜那邊看似按兵不動,但背地里小動作不斷,不是派人探我口風,就是急著收攬云翊過去的事務和朝臣。只有一個解釋,那背后設計的人,也失去了云翊等人的聯系!”

    云翹眼前一亮。

    “也就是說,根本就沒有人能篤定云翊出了什么事兒,那謠言必定是有人故意翻出來擾亂民心的,也是為了盡快給云翊一個“已死”的帽子,才好擾亂眼下的形勢?!?br />
    聽到葉錦汐這么說,云翹和葉錦靈總算明白她的淡然從何而來,也對葉錦汐更加的佩服了。

    有多少女子在聽聞夫君出事的謠言后,能保持如此鎮定,冷靜的分析情況的?

    難怪一向清冷的云翊會那么喜歡葉錦汐呢?!?br />
    葉錦汐猜的不錯,云翊此刻正在他私人的別院中。

    北辰拱手道:“王爺?!彼嶄氈慌沙鋈プ艘蝗?,打探消息。

    云翊坐在桌案前,執筆而書,姿態清然,哪里有半點受傷的樣子?

    “外面怎么樣了?”

    北辰道:“如王爺所料,晉城都亂成一團了,有人一直在宣揚您出意外的謠言,有人在急著收走您的公務?!?br />
    云翊淡淡道:“皇帝什么反應?”

    “陛下派了竇大人來調查,沒再說別的?!?br />
    云翊輕輕嗯了一聲,等著紙上筆墨風干,將紙張裝到一個特制的信封中。

    “將此信送到譽王府?!?br />
    外面風言風語,可別叫某人擔心了。

    “是?!?br />
    卻說這廂,葉錦汐還沒收到這封信,卻得知了一個不好的消息。

    “你說什么?”

    紅雕渾身都出了冷汗:“奴婢聽得真切……”

    她就是被留下來補上一等婢女的那個暗衛,已經十九歲了。

    她是習武為主,并不擅長伺候人,平日,葉錦汐出門就帶著她,若是沒出門,紅雕就會做來回跑動的活兒。

    比如今日,她去葉將軍府給葉老夫人傳話,叫她安心。

    回來的路上,有人攔住了她,那人武功堪堪與她打了平手,只是那人說,手上有譽王妃親兄長的消息。

    葉錦汐的親兄長葉錦年,在她出生不久就被山賊殘害,如今卻有人說,有葉錦年的消息?

    紅雕不知真假,但也不敢隱瞞,只能趕快回來告訴王妃。

    葉錦汐接過她手中的紙張。

    “想要葉錦年的命,明日午時天安山見?!?br />
    初月擔憂地勸道:“娘娘,此事怕是個陷阱,現今局勢緊張,王爺還沒有消息,很有可能是有人故意引您出去,意圖害您,甚至是王爺的骨肉!”

    葉錦汐撫摸著肚子。

    孩子好像能感受到母親的呼喚,動了動身子。

    他已經快八個月了,葉錦汐越來越清晰地感受到這個孩子的小手小腳打在她肚皮上的感覺。

    “兒子乖啊,娘親會護好你的?!?br />
    葉錦汐沉聲道:“明日不去?!?br />
    若他們手中真有葉錦年,這么約葉錦汐出去,必然有所圖謀,不會輕易就撕票。

    眼下形勢焦灼,葉錦汐自然不會去冒這個險。

    第二日,葉錦汐自然沒去,沒成想日落后,居然有人又送來一封信。

    還有一個木盒。

    葉錦汐有些遲疑地要打開,初月卻道:“娘娘,讓奴婢來吧?”初月這是怕木盒中的東西沖撞了她。

    葉錦汐點頭,然后初月接過木盒,小心翼翼地打開,“咦”了一聲。

    “怎么了?”葉錦汐看到初月震驚的眼神,有些不安。

    初月支支吾吾道:“是……一個染血的平安鎖……瞧著樣式,與娘娘的你個平安鎖有些相似?!?br />
    葉錦汐連忙要拿過來看,鳴含道:“娘娘,讓奴婢擦拭一番吧,別叫小主子見了血被沖撞了?!?br />
    “而且這平安鎖這么臟,怕是不好看清楚細節之處是否相同?!?br />
    “行吧?!?br />
    鳴含眼疾手快,擦拭干凈了才遞給葉錦汐。

    這幾息的功夫,葉錦汐已經冷靜下來了。

    只是拿起這只平安鎖,葉錦汐有些頭腦發昏。

    只因這實在與她的那只太像了!各個紋路都如出一轍,更加沒少了葉族三瓣楓葉的標記,只是“汐”字變成了“年”字。

    難不成,她的兄長真的沒有死?

    想當初,那位兄長自幼聰穎,不過六七歲,就已經讓人能看出他的資質甚好,前途不可限量。

    若是葉錦年在,葉家哪里至于這么多年都被人嘲笑子嗣凋零?

    若是葉錦年在,此時怕已經步入朝堂,成為葉家的新一個希望了。

    可惜當初事變,葉錦年的意外叫人惋惜,天妒英才。

    只是當時,葉老將軍親自剿匪,也沒能救出葉錦年,只能帶回一個面容盡毀的尸體。

    問題就出現在這里!

    若葉錦年真的沒死,當初那就是個障眼法?有人來了一招貍貓換太子?

    葉錦汐越想越緊張,若她的兄長真的在惡人手中,她怎么能不去救?
炸金花手机版下载免费 重庆时时彩官方平台 重庆时时彩和新时时彩 藏分出款有用吗 下载单机斗地主 mg4377官网 斗地主游戏基本规则 重庆时时全天计划单期 上海时时出号走势图 彩票人工计划软件ios版 沃特福德 幸运pk10快艇在线直播 11选5前2直选技巧 四川麻将技巧 欢乐生肖计划 一分快三在线稳赚计划